1. 姓麦的胖子首页
  2. 游戏

魔兽世界十五年

一个世界(又)在等待……

2019年7月1日,暴雪悄悄开放了魔兽世界怀旧服的客户端下载,这个举动是如此不起眼,你需要在暴雪启动器里面下拉菜单才能发现。

怀旧服客户端已经可以下载

魔兽世界,已经走过15年。他老了么?或许,资料片的销量逐渐下滑,游戏玩法上面早已没有了创新,也早已没有了当年千万级别的玩家在线数量。

但他真的到了谢幕的时候么?1997年世界第一款图形网游网络创世纪到如今还在运营,比魔兽世界更早的无尽的任务,最终幻想11等,他们的世界仍然有人去光顾。反过来,魔兽的在线玩家数量应该还是傲视全球的。

又或许魔兽世界一直都没有变,变的只是玩家本身而已——毕竟现在全球范围内还采取收费制的网游,屈指可数。

这一路从原版燃烧的远征巫妖王之怒大地的裂变熊猫人之谜德拉诺之王军团再临争霸艾泽拉斯走来,每个玩家都有无数的回忆——无论是从头玩到现在的还是半路入坑亦或者是半路弃坑的。这里并不是想列举十五年一路走来的回忆——因为根本写不完,只是一些最初进入艾泽拉斯的一些记录。

  • 魔兽世界前期的开发历程自是不表。超长的开发周期,我们一开始是以为是暴雪出品必属精品的惯有套路,精打细磨嘛!后来看了不少之后公开的开发纪实才知道,这款游戏的开发也是几经波折,甚至全力开发的时间只有发售前的十多个月而已。好在当时的暴雪依旧交出了近乎满分的答卷。
  • 打这游戏一公布开始,基本就是对其处于一个望眼欲穿的状态。到了开发中后期,开始公开接受Beta测试报名的时候,自然是第一时间填写了申请,当然,也丝毫不出意料的没有被选中,于是乎各种在网上看别人的测试报告来解馋。
  • 2003年(如果没记错的话),魔兽世界的内测客户端泄露到了网上,由于无法和内测服务器链接,这个泄露的客户端自然不能用,不过还是在第一时间下载了下来——不知道为啥,自己当时就感觉要拥有这个游戏的一切。没过多久,就有大神公布了破解补丁。打了补丁之后,可以单机运行,可以创建人物,可以进入游戏——一个没有NPC,没有怪物,没有互动的魔兽世界,你所能做的只是闲逛而已。我自然也是下载了这个破解补丁,创建了一个人类,当时没有概念,现在回想起来,自己进入的第一个地图应该是湿地,这也是我第一次进入魔兽世界。可惜的是,毕竟这个是破解的客户端,稳定性欠佳,体验非常不好,很快作罢。
  • 2004年中的时候,暴雪为了应对年底的正式上市和测试服务器承压,进行了一次服务器压力测试,由于这时游戏已经开发到了后期,所以测试范围选取比较广,我有幸被选中。
  • 我依稀记得需要到GameSpy网站上去下载客户端(IGN旗下的网站,现在已经关闭了),尽管2004年读大学的我,用的已经不是小猫拨号,但是下载客户端也足足用了一天。
现在依旧能搜到当时压力测试的页面
  • 压力测试的人物等级上限是15级,不过,尽管对这个游戏如此期待,但是却没有在此次测试中达到等级上限——课业比较忙是一个原因,服务器时不时维护是另一个原因,更多的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导致了升级的延误。
  • 2004年年底,魔兽世界发售,当时的自己正在加拿大留学,所以可以在第一时间体验到这款游戏,非常幸运。
  • 首发当日就跑到了附近的游戏店购买了客户端——学校所在的地方比较偏僻,自然没有出现抢购的状态,虽然魔兽世界的发售在当时创造了各种首发记录,但是如此盛大的首发也只是换来了将近100万左右的销量。跟当时已经动不动五六百万销量的主机游戏相比,还差得很多,不过当时已经是个现象级的游戏了。
  • 初版魔兽世界的客户端有4张CD,对比当时的硬盘容量,绝对是庞然大物。尽管如此,自己向来对于暴雪的优化以及压缩技术都感到震惊,几年前魔兽争霸3发售的时候,4个种族的战役+全程语音+CG动画+关卡编辑器,被硬生生压缩到一张650M的CD里面,惊为天人。
初版包装盒
  • 迫不及待安装游戏,通过官网注册,游戏发售的火爆使得官网一度瘫痪,好在自己没有遇到这个问题。
  • 身边不少朋友也是第一时间购入了这款游戏,我非常清楚的记得我们选定的服务器是一台PVE服务器——Bloodhoof,血蹄。
  • 我的第一个正式人物是一个暗夜精灵猎人,嗯,没错,女的。
  • 我在正式版的升级速度依旧很慢——相信很多第一时间踏进艾泽拉斯的人跟我一样,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世界,我们会仔细阅读任务文本(还是英文的),那个时候的任务也没有提示,需要一定的探索;暗夜精灵的出生地泰达希尔又是如此的神秘而美丽——直指苍穹的巨大树木,幽静的月亮井,行走的战争古树。
  • 魔兽世界最初的几个版本更新,主要是修正游戏稳定性,以及完善升级中后期的体验——比如45-50级的副本玛拉顿,以及55-60级的副本厄运之槌,都是通过两个补丁加进去的,之前,这些等级段内的玩家只能靠任务或者刷怪硬抗过这一升级真空期,比较痛苦。而国服开测的时候,已经是后期版本,所以这两个副本已经一起包含在内。
厄运之槌
  • 暴雪也一直在维护魔兽世界的服务器。初版运营一段时间之后,暴雪进行过一次服务器硬件拍卖——将更换下来的服务器进行装裱,刻上服务器名称等信息,非常别出心裁。当然,数据是全部清空的。
被拍卖的魔兽世界服务器
  • 我下的第一个副本是死亡矿井——不知道为何,我跳过了暴风城监狱。那时的魔兽副本,即便等级再低的5人本都是史诗级的体验——无论从故事,任务,还是时间上。那是原始而又快乐的副本体验,没有自动匹配,没有跨服组队,没有自动传送,没有语音交流——一个死亡矿井我们几乎花了一个下午打完,那每个Boss之后都会刷新在身后的巡逻队伍更是让我们灭得死去活来。
  • 一切熟悉之后,升级的过程就流畅了起来,加上魔兽世界本来就没打算在升级上卡住玩家,有越来越多的人到了满级,斯坦索姆,通灵学院,以及黑石塔成了玩家满级之后进军40人Raid之前常去的地方。至于另一个满级副本——黑石深渊,那复杂程度——放眼之后的副本设计,都没有出其左右的。
  • 当然,作为联盟,黑石深渊是不得不去的地方——因为奥妮克希亚的开门任务。
  • 历经千辛万苦完成了整条奥妮克希亚任务线,却发现被另一个问题阻挠了我去奥妮克希亚的巢穴——当时北美的工会都通过一个叫做Ventrilo的语音沟通软件来进行指挥,但是不知为何,我所在学校的网络Vent总是听不到声音,自然也就不能参加活动。
  • 2005年,第九城市的国服魔兽世界上线,自然也是火爆异常。虽然当时还在读大学,但是超长的暑假使得我每年有几个月的时间在国内,连接美服的魔兽世界实在延迟太高,所以也就在国服开始扎根。这样中美服切换的魔兽世界体验一直到我大学结束回国工作才告一段落。不用说,这种两头照顾的游戏方式,自然又是进度极慢,高端Raid自然不能常去,所以有了比较多的时间练各种小号,从联盟玩到部落,也是不亦乐乎。
  • 我真正第一次参加40人Raid,已经是回国后,在国服的魔兽世界了。

关于魔兽世界的记忆实在太多,这个游戏至今还在我硬盘里面,尽管我每个月还付着月费,尽管上去的次数少得可怜,但那又怎样,它可是魔兽世界啊!

后来的故事很多人应该都和我有了共性——资料片的超长审批,代理商的更换,转战台服,一直到后来的全球同步等等,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我们不知道魔兽世界还能运营多久,可能有一天会变成玩家和厂商都是其为鸡肋的存在,但那又怎样,它可是魔兽世界啊!

十五年,一款游戏还活着,应该对其做个总结,但似乎又没法总结。 回眼望去,发现这一切的开始是那么的美好。近在眼前的怀旧服,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一定会再次出生在北郡修道院或者试炼谷,尽管我们已经不会再去组织每晚几个小时的40人Raid,但那又怎样,他可是魔兽世界啊!

最后,近期在油管上找到了十多年前制作的Raid奥妮克希亚的视频,画质自然是一塌糊涂,不过还是转存到了国内视频网站,特此分享。

原创文章,作者:麦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atmike.net/15-years-of-world-of-warcraf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